主页 > 咨询精彩 >在台湾讲故事──关于「故事│写给所有人的历史」网站 >

在台湾讲故事──关于「故事│写给所有人的历史」网站


在台湾讲故事──关于「故事│写给所有人的历史」网站

2014 年 1 月 5 日的凌晨,四个不到三十岁的历史学人凑在一起。他们各自写过一些东西,觉得历史可以更有趣一些,如果可以一起把学院里的知识写成大众容易阅读的文章,那不是很好吗?

这四个人想,只要每人每月出一篇文章,做个简单的网站,每週都有文章可以刊登就可以了。至于读者读完之后会如何反应?网站后续要如何经营?这个网站可以改变什幺现状?诚实地告诉诸位,1 月 5 日那天,这四个人完全没考虑这些,因为他们谈完之后,各自快快乐乐地睡觉去了。

这个听起来不太令人兴奋的故事,就是我们创立「故事」的开始。

台湾是一个移民社会,长久以来,在这个岛屿上的移民在各种情况下逃离了他们的原乡,希望在这里开创一片新天地,各种艰难的处境与政府的政策,使台湾成为一个过于现实、重视医商理工的国家。人文变得不合时宜,随时可以抛弃与压缩。

而被称为「王官之学」的历史学,尤其成为统治者的工具与娱乐,而不是人民的记忆与宝藏。民众并不觉得历史与他们的生活、与他们的思想有关,因为没有连结也没有兴趣,进而冷漠,甚至鄙夷历史,最后历史学的存在价值都被否定了。

当我们回顾台湾历史学的发展,代代皆有才华洋溢的作者与优秀信实的研究,台湾的特殊位置与複杂历史背景,也让我们同时吸纳了东方的传统与西方的视角。至少,在亚洲的历史学研究上,台湾的表现并不逊于我们的邻居们。

但在现行的高等教育与学术体制之中,研究压缩了教育、业绩远大于知识的传播。于是,很少有人潜心钻研「如何对大众说话」、也没有人教授这件事,我们渐渐遗忘了大众的语言。

我们的听众都是学者、不是人民,而人民并没有从我们们口中听见他们可以理解的语言。无法沟通造成误解、造成冷漠,甚至变成了厌恶和排斥。

九世纪的中国,诗人白乐天为了让他的诗作能够被大众所颂读,他特别找了一位市集中的老妇人当他的「顾问」,他的诗必须让老妇理解才算合格,如果老妇不懂,就必须修改。这则在东亚世界流传甚广的故事,显示「对大众说话」是一项必须常常磨练、必须接受反馈意见的技艺。

二十一世纪的台湾,我们更重视个体之间的独特性,在「故事」的愿景里,我们并不希望每个人都是白乐天,如果白乐天风格才是主流,那李太白只能被当作混迹江湖的小流氓,而杜子美则是愤怒忧郁的欧吉桑。独立的个体与容纳个体的平台,这两者并不冲突,让每个人都以他们最没有负担的方式、做他们最擅长的事,不拘于时间、不拘于空间,这是网路世界可以成就的事。

愿意研究的人,只需要分一些时间把他们的成果分享给其他伙伴。愿意写作的人,可以把这些成果写成文章,让所有人都能轻鬆地读到。愿意传讲的人,可以透过上述的研究者与写作者,把知识组织成话语,告诉愿意来听的人。愿意阅读与听讲的人,可以从这些分享中得到他们需要的知识,然后把意见反馈给产出知识的人,帮助他们从不同的观点思考历史。这不只是单向的教育,而是所有参与者都能受益的循环,而这些人需要的,只是一个合适的平台跟沟通彼此的桥樑,这就是「故事」的使命。

于是,我们每天刊登一篇文章,以三千字左右的篇幅,讲一个故事,从点到线,最后织成一张串连世界与台湾的网。在没有金援、没有广告的情况下,我们达到了每月平均一百万人次的点阅率,在 Facebook 上,我们以每月五千人的速度持续增长。

许多人感叹台湾的年轻一辈不知历史、不具备人文素养,但是在我们监测的数据中,造访网站的人以 18─40 岁为绝对多数,性别的比例也相当平均。我们认为,这应当显示台湾的青壮年人口并非对人文不感兴趣,而是过去的学习经验并未给予他们想像人文的空间。

「故事」网站不是权威的一言堂,是一层一层的台阶,我们期待读者能踩在这个阶梯上,一步一步地认识过去。台湾的複杂历史,不应该成为这个岛屿的包袱,历史普及的工作,将有助国民重新思考未来。

台湾渴望着改变,我想大部分的国民、尤其是青壮年都明白,台湾已经走到了不变不行的关口。人民如何改变这个国家?如何更全面地思考国家的处境?最终,如何催生出一个更好的台湾?台湾的青年并不满足于现状,这个岛屿正在经历一个从下而上、从内而外的改变,思想的改造,最终要回到人文的根源,而人文学科必须承担起应有的责任。

那就是提供人民想像、对话与思考的方法,只是这次我们不能等待民众来追寻,我们必须尽可能地把资讯提供出去。我们必须重新学习如何大众说话,透过历史上的争议、讨论与各种视角,促使人们每天认识一些他们原先不知道的方式和思考的面向,我们期待最终可以让他们习惯争议、理解争议、思考争议,促成新的对话与合作,而不要只想着去握个手就可以解决争议。

台湾的複杂历史,不应该是这个岛屿的包袱,而是共生的沃土。

现在就去看「故事│写给所有人的历史」!►►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