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分类热搜 >台湾呈现低智商化 2015上半年检讨报告大公开 >

台湾呈现低智商化 2015上半年检讨报告大公开


台湾呈现低智商化 2015上半年检讨报告大公开

低智商是一种文化,我想在嘴巴里并不那幺受欢迎,不然你路上随便抓住一位大妹,她可不承认,但说起韩剧倒是大方,追星跌得头破血流,被保镳打得鼻青脸肿,仍义愤填膺:「我不过把照相机用胶带偷黏在大腿,他凭什幺摸我胸部?」只能说韩国人猜错地方。

低智商不代表智力低

不过韩国人本来该反,这件事我是支持大妹的,并鼓励她去死缠烂打,因为那刺激根本是故意,就像把一个男模拖去石牌卖豆花,简直考验人类的极限,测试台湾人的反应是不是只剩秒杀。

但低智商不只表现在反应,虽然这两者之间经常正相关──刺激与行动秒瞬间,很多古生物学家也证明恐龙是当时地球最聪明的生物,据说凡事七秒才有反应。

但我这里要声明,也藉机釐清,低智商不代表智力低,至少不是在表现在智力测验或学测成绩,普通的智力测验只测得出数理能力,对其他Q的鉴别度近于零,例如EQ、LQ、MQ等人格成熟的指标,但这不重要,反正什幺测验只要人造的大概都不準,不然也不会有郑捷砍人、北投割喉和医学系同学情伤互砍。

不过,无论什幺商,它都不是绝对值,而且跟年龄相关,不然三十岁的你跟八岁孩童做同一份IQ,两个人都呈现十三岁的智力,你说谁的天分比较高?当你学着六岁小孩对着流浪汉吐口水,谁比较幼稚?我三岁的小姪沉迷在天线宝宝,像你每晚在政论节目中无法自拔,谁比较悲伤?但我看一堆三、四十岁,甚至五十岁的人了,还在那边「天龙国」、「强国人」、「支那」、「玛丽亚」、「外配」、「宾妹」叫个不停,你说这人的智商值多少钱,买得起一串香蕉?

网路 迎来智力衰退潮

长大的好处就是能理解世界,不该只是吵着要糖、对着帮宝适尿尿,那挺不环保。但理想归理想,脸书不知为何却带来智力倒退的迹象,许多人被迫回到侏儸纪,被逼或自愿参与集体猎杀。

这会儿更容易了,只要发表偏见的字眼,即能大方宣告自己的智力,且欢迎同伙加入,呼口号帮助彼此卸下理智的盔甲、藉群众甩开思考的意愿和能力,因为不需要─思考只会减少亢奋、降低高潮,相反的,吸毒之所以容易上瘾正因为脱离理性,阻断逻辑的途径──基本上也禁止,不然「用新台币让义美下架」,或「中正大学学生包围校长室威胁缩短学期以返乡投票」的行动则无法发生。

群众的卸除思考,整体就像一个娃,英国的足球流氓焚车打劫,退化为孩子们,谁说三个臭皮匠胜过一个诸葛亮,你以为几个男人凑在一起能干什幺伟大的事,在KTV前面干架?替丑女人出头?商量窃听王金平的电话再公干他妨碍司法?我很难相信当你一个人的时候会这幺蠢。

我们必须了解,低智商除了退化,也是一种选择,我承认人的私下都不堪,但有时候需要壮胆,不是要你借酒跟大哥的女人上床,而是我们偶尔需要一点冲动,去忍受婚后的女人在你面前公然放屁,也才能创造宇宙继起之生命。但毕竟胆是借来的,借来的情况之下容易犯下不可思议的错误,不然柯P也不用拚命道歉,许多情杀误杀也不会发生,这类专门「损人不利己」的事,则是低智商的正作用。

愚蠢 可以预测

所谓低智商我解释,不介意好坏,但要符合人性的定义:人会趋吉避凶;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人不做赔钱的生意。就这三句,我说,干件事让自己发大财,定义为人;但干了这件事反害到自己,定义为蠢。低智商文化报告不定义优胜劣败,但定义愚痴蠢傻,主要提醒,过去有多愚蠢,现在就有多愚蠢,还可以预测,未来会更蠢。这是个低能「趋势」,物理学过的正负极在这里很有用,台湾人往低智商文化迈进的速度,像从武岭骑UBike冲下坡,自己觉得锐不可当,但别人看你像白癡。

只要看电视给我们的东西就好。十几年前电视台还假设观众大抵受过基础教育,但现在电视台定位观众程度在学龄前,大约从刚断奶的年纪,介于看腻了天线宝宝、但看不懂《辛普森家庭》的中间地带。

我喜欢旅游节目,但最近警觉不能再这样下去,原因在号称收视率最好的《食尚玩家》最受欢迎的主持人浩角翔起用障碍和Bug的口吻跟我讲话,大脑像装了过期的防毒软体;另一组恺乐、永烈则像方向盘漏油聒噪又跳针,感觉在晃,庞德会说那是轮胎定位和动态跑掉,主持人如此,但幕后製作也毫不留情地把节目剪接和流畅用到最烂,整个节目像遭受鸟击摇摇欲坠。

几次关键我都想拉下弹射键用最快的速度撞山,连遗书都不想留下。我能理解做节目的想省钱都不NG,但你不是演A片,大家不想看到你最私处和露骨的一面,我们没那幺熟,也没那幺亲。话说这名叫永烈的面相看起来像聪明人,我想几年后他应该会自白如何求演出只有牺牲色相,现在他想把脑袋装回来从良。

乱搞、诋毁、打压成显学

「选立委」几乎是台湾明天过后的最终主张,所以廖福本在世时也常常出来选立委,王金平,ㄟ,也是立委,但没有洪仲丘事件夸张,最后有四个人出来选立委,律师团的邱显智、胡博砚、洪仲丘姊姊,连洪仲丘的舅舅也要出来选立委,这算什幺东西,但降格选民的智商不打紧,反正它难以量计。

让我紧张的在于全国人就这样放纵名嘴捏造军人开地下钱庄还兼营色情护肤等谎言,并放任媒体对国军全面敌视和凌辱。

当然现在都云淡风轻,你还在那边吃剉冰,但今天军人再也不受军法审判、也不曾再有人被送禁闭,也保证了国军再也没有能力打仗,连割草大概都性无能,倒不如改装成军中乐园,大家轮流坐阿帕契,但拜託不要推他们出去打解放军,当你不断挑衅对岸之际,我们就不要再计较谁的脑袋有问题。

这使我不太能理解,难道有人故意压抑脑细胞,听起来不太合理但会不会只是一种必要之恶,因为不这样无法和广大群众沟通,和共享一份尊荣,例如最美丽的风景是人,香港过着悽惨的生活,住在台湾好舒服、好自在。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