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前瞻要闻 >投资.读者投书》国家级的战略思考!给台杉投资公司的鼓励与期许 >

投资.读者投书》国家级的战略思考!给台杉投资公司的鼓励与期许


国家级的台杉投资公司,深受各方期许,却遭国民党立委质疑。   图:国民党团/提供

独角兽(unicorn),是创业圈的关键字,不只代表创业者的企图心,也是风险投资的评估指标。从 0 到 1 、到迈向 10 或 100 的高速成长,是创业圈与投资人追捧的显学。

台湾长期在製造业的关键位置而养尊处优,在 2000 年网路泡沫 后、未能在全球行动平台的大浪,抢占一席之地。在不断冒出头的全球创业者中,少见台湾的身影。据统计, 2009 年至今,全球共出现 215 家独角兽公司,由美国占据一半以上的名额,至今没有纯本土的台湾新创登上榜单。这个结果,值得在全球电子通信排前位的我们深思。

台经院 FINDIT 统计,近三年的新创投资案,仅有 9%的业者能 跨过 B 轮门槛,66%在早期阶段(early stage)即戛然而止(其中,种子轮/天使轮、 可转换债与群募合计为 41%,Pre-A 轮与 A 轮合计为 25%)。其中,缺乏资金是关键问题。台湾的创投圈,普遍以 Pre- IPO 的投资标的为核心,这使得国内的新创产业普遍缺乏助燃的柴火。

台湾新创圈拥有人才「质量」的优势、却没有市场「规模」的现 实,这使得「资金」的重要性被不断凸显。缺乏足够延烧的柴火,而使得想打世界盃的台湾团队,备受考验。但这个问题在台湾的创投环境,不容易找得到愿意冒险的创投资金。原因无他,在多数创投以 Pre-IPO 或是劵商上市前辅导的投资惯性、又揹负短期绩效的压力下,几乎没有创投基金愿意跟着新创团队一路过关斩将,把资金绑个3~5 年,去追寻需要时间养成的独角兽。

由国发会所成立的国家级投资公司,正是基于国内显有断层的创 投环境所订定的国家级战略。这个战略下所成立的台杉投资公司, 有着长期支持台湾新创发展的「必要性」。其目的,在补足台湾前期创业者所欠缺的资金要素。鑒于国内投资机构着眼短期获利而无法支持的早期风险投资,这个陷落的创投缺口由国家级投资公司来站队,对新创产业的培养亦显其「重要性」。而由国家出面号召民间参与,锁定全球发展趋势、培养支持前期需要资金实证的新创团队,这个考量更有其「战略性」。若非如此集众之力, 又如何能在现实的投资环境、推动长远且具全球视野的投资决策?

从创投经营的角度,台杉在成立不到一年的时间募集 105.5 亿元,而且一跃成为台湾近年规模最大的创投基金之一。这在创投圈所显示的是募资能力(Call Money),我们应该给予鼓励与掌声。我们更应该给予关心的是台杉是怎幺去用这笔基金, 是怎幺去带起台湾更建全的创业环境。让每一个台湾的创业种子得以延续、让每一个前扑后继的创业者,得以在国家级投资公司的助攻下、把每一次的成功经验和失落转折,都能肥沃台湾新创圈的土壤,让台湾的整体产业结构 能够转型、升级。

企业经营在每个阶段都有风险,创新创业在还没获得资本市场认同前更是步步艰辛。台湾企业在一代代的传承中,最为全球商战所自豪的就是肯拚敢搏的企业家精神。我们期待新创企业也不应过分仰赖国家投资公司的资金,而应该豪情的面向全球的风险创投去引动市场共鸣、募资。而台杉公司也应该坚持国家战略的高度,挑选策略性的产业精準扶持。

投资没有专家,只有赢家和输家。但国家级投资公司的绩效输赢、 不应只是看短期投资的盈亏,而应该从「战略高度」去思考每一个投资布局和创新成长的轨迹、并同时累积投资的「外溢效应」。期许台杉以「国际化」、「轻资本」、「破坏性的商模」为主轴,以「国家级的战略思考」做出国家级的的投资绩效,这才是我们赋予台杉公司「国家级」的使命。

文/吴侑勋(新创工作者) 

投资台湾新创创投国家级资金台杉公司全球创业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