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应用益智 >在台湾搞设计品牌,工厂和市场都是挑战:什幺时候整个城市才是我 >

在台湾搞设计品牌,工厂和市场都是挑战:什幺时候整个城市才是我


我觉得一个好的设计师,需具备思考、热情、求知慾和不断进步的特质。

我大学念的是美术,因为修了一堂平面设计课程,从此对设计有了浓厚的兴趣。对我而言,设计是比绘画更贴近生活,也更具实用,但我并没有放弃在艺术领域的追求,毕竟艺术与设计是一体两面,而对美感追求和感官刺激的训练正是设计的后盾。

毕业后,我到义大利米兰Domus Academy设计学院进修互动设计硕士,追随影响我深远的义大利艺术家—李奥那多・达文西(Leonardo da Vinci, 1452-1519);达文西除了是画家,也是建筑师、音乐家、数学家、工程师、发明家、製图师、植物学家,许多人讚叹达文西的全才,但就如在艺术之上,不管是互动设计、室内设计、平面设计和产品设计等都可相通,也如义大利人所体现的—生活即是设计,所有目的都是为了让这个世界更加美好。

在台湾搞设计品牌,工厂和市场都是挑战:什幺时候整个城市才是我
达文西为文艺复兴时期的全才(图为达文西手稿)。

在米兰待了六年后,我决定回到台湾,想为家乡尽一份力,并努力让台湾的设计被世界看见。

从一座文艺复兴城市吸取设计养分

在米兰生活的日子,虽然总嫌她又髒又丑,但毕竟在那经历了从学生到职场的六年,对这座城市非常有感情。在Domus期间,学生来自世界各地,每次小组专题都会激荡出精彩的火花:日本人、德国人做设计设想周密,下功夫专研,义大利人、巴西人因拉丁民族天性浪漫,简单的初衷就能打动人心,走出校园,身处在这座文艺复兴时期的重要城市,每走一步都是惊喜。

米兰不是个第一眼就会让人爱上的城市。儘管有着世界第三大、文艺复兴时期具代表性的米兰大教堂(Duomo di Milano)及米兰大公斯福札尔的城堡,但我认为这座城市的迷人,来自每条巷弄和独特小店,以及义大利人独特的生活方式与生活步调:上至官员总理,下至贩夫走卒,早晨必定要乾一杯Expresso,男女老幼谈话都要搭配各种手势,对事物热情乐观到像天塌下来也不怕。

在台湾搞设计品牌,工厂和市场都是挑战:什幺时候整个城市才是我
米兰大教堂。

他们对自身文化深具信心,对美感浑然天成,街上路人穿着都有型又有品味,对艺术及文化保存从8岁到80岁都能和你侃侃而谈;生活在此,博物馆,美术馆、家俱展、建筑展、插画展、车展,各种艺术设计活动展览多到眼花缭乱,让人感到生气蓬勃,整个城市都在律动。

走进全世界最大的米兰家俱展(Salone del mobile),你能见识从世界各地蜂拥而来的设计朝圣者,所有商家、咖啡厅、闲置空间都成了品牌商租下的展览场,彷彿整个城市是为设计而存在。在那几天,你只要跟着市府提供的导览地图,便可轻易找到藏身在街头巷尾大大小小的展览,如果运气好的话,还可找到提供免费香槟与食物的Opening party喔!

在台湾搞设计品牌,工厂和市场都是挑战:什幺时候整个城市才是我
米兰家俱展会场之一。

在2008那年,义大利都灵正获选为世界设计之都的示範城市,米兰离都灵不远,自当不会错过。前去的那个週末,全城的人都动起来热情参与,不管是公共艺术、展览、建筑,整个城市都充满设计了氛围。WDC的目的是透过艺术和设计激发城市的潜力,像是个开头,也没有时间限制,而为了这场盛会所兴建的艺术舘、公园和公共雕塑都会保留,在其中,你能深刻感受到艺术就是生活。

台湾这几年的策展经验已非常丰厚,如台湾设计师展和新一代设计展,都可看到很好的创意,但政府应思考的不只是办展或颁奖,而该是如何扶植设计师成长、协助行销和与国际接轨。台湾的创意不输别人,但形象包装不可只靠个人经营,否则只是小众团体,而非整体实力;我们在松菸或华山都可看见有质感的台湾新品牌,但中国大陆和泰国的设计同样在突飞猛进,应多看看别人的设计。

在台湾搞设计品牌,工厂和市场都是挑战:什幺时候整个城市才是我
新一代设计展。
当创意碰上知音,从工厂开模到市场销售

设计师知音难寻是全球现象。我在米兰奥美广告工作时,客户就常提出非专业的要求,不同的是,设计师的专业很被尊重,上司都会聆听我们的想法并想办法说服对方。但在台湾,设计师较容易被当成美工或美术处理人员,处事原则是听从金主而非专业。但愈是你的专业,愈不能廉价,当别人削价竞争,我们就要让客户知道你所具备能力的稀少性。

除了客户,找到适合的工厂伙伴、和工厂沟通产品开发也是挑战。

台湾老师傅手艺需要传承,却苦无接班人;公司起步那年,我们在台湾和大陆寻觅适当的工厂,但工人素质和做工品质都不甚满意,好在最终幸运在台湾找到愿意接受小量订单的工厂,年轻负责人和我们理念一拍即合,之后,又如获至宝地在台中找到一对工匠师傅等级、超过30年工厂经验的退休老夫妻。

设计师和工厂的默契需要培养,最忌讳工厂犯兵家大忌战前换将,也怕设计师要求九十分,工厂却只做到六十分;工厂有其习惯的工作模式,对品质的要求有时会和设计师相违背,必须慢慢磨合出彼此都接受的方式,而为了坚持对美感与完美的追求,必须随时保持和工厂的顺畅沟通。

在台湾搞设计品牌,工厂和市场都是挑战:什幺时候整个城市才是我
设计师必须要和工厂建立良好的默契(图为乐高模具)。

当产品跨过量产关卡进入市场,又是另一考验。我发现台湾消费者较喜欢「可爱」的东西,较不注重实用性或品质;「一窝蜂」也是个现象,只要爆出超夯潮物,大家就会蜂涌而至,鲜少思考商品到底好在哪里,黄色小鸭就是个例子,设计师赫夫曼(Florentijn Hofman)本意是透过小鸭表达这是个没有国族疆界的世界,但商人只将它视为图利工具,消费者也只把它当作一个合影留念的背景,没有人把它当成是件艺术品来看待,更遑论对于艺术品背后意涵的省思与尊重。

但不管如何,产品一旦进入市场,设计师的原则和使用者经验的平衡最是重要。我的创业搭挡负责业务与通路,非常注重与消费者的互动,公司内部也会时常讨论消费者的使用经验,这对设计上都是很好的助益。

很多设计师对设计相当坚持,绝不允许他人更动,但务实地参考销售意见和顾客反馈非常重要,毕竟产品最终反映市场。感动的是,越来越多消费者会因好的设计和质感而购买,更因为是台湾本土品牌而支持,这鼓励我们要继续坚持下去。

创立品牌,需要的是勇气和一颗坚持的心

在义大利时,我经常跑皮革重镇佛罗伦斯,因为看到义大利皮革製品的魅力与皮革工匠的精神,让我想把这种好材质带回台湾。

皮革需经过鞣製过程才能转化成可以製包、製鞋的状态;传统工法是在鞣製时加入植物单宁染剂,反覆浸泡约四十五天之久才能转为「植鞣皮」,工业革命后出现了铬鞣技术,是为重金属染剂。现今每年生产的皮革约有百分之90都为铬鞣,因为可缩短皮革的鞣製时间,但为了想带给消费者最真实天然的皮革质感,我们的产品仍坚持选择植鞣皮革。

决定创业后,其实走了一段辛苦的路。原料的购买是公司初期遇到的首要难题,一次买三千米平方尺的皮革实在让人吃不消,好不容易通过考验进入市场,面对的则是新品牌的市场接受度与某些产品销售不佳的状况,让身为设计师的我很感挫折。从开始至今,不管是挫折和收获都是养分,也更确立我们的原则为不管在设计和原料上都要坚持最好,而在开始外销后,对品质把关就更加严格,毕竟这代表的就是台湾。

我们也努力加强社群连结.如开始参加由FliperMag杂誌举办的座谈会并担任此线上杂誌的专栏作家,它是由四个年轻人所创办,每月最后一个礼拜会举办讲座,设计师可以参加并自由交流,彼此就会藉这场合洽谈合作,是个很好的设计师交流平台,另外像是台湾版Kickstarter的FlyingV募资平台,也是了解台湾设计的平台。

作为手作的传统保留者,我认为在科技一日千里的发展下,设计仍会继续传承,一为材质,二为手工製作;虽然人造材质越来越发达,但天然材质不会被取代,不管是丝、羊毛、 布料,真正顶级的还是真材实料。潮流会变,但追求好的质感与好的设计是不变的道理。

alto形象影片

「简单,是最终极的细腻。」(Simplicity is the ultimate sophistication.)

这句话是文艺复兴大师达文西五百多年前就提出的观点,如今却只有少数人或企业懂得这道理。前阵子看了一本书,书中提到:「纵观近代消费科技的发展史,你会发现许多超级成功的产品,其实都是从简单出发;Google搜寻引擎只有一个简单的『搜寻』,苹果的iPhone只有一个单纯的『Home』按键,Facebook的出发点只是让你找朋友,而Dropbox只是以一个资料夹起家。」

许多事都是从一个再简单不过的想法开始,我想把它称之为『初衷』;而许多大师,年轻时从学徒做起,一做就是一辈子,他们就是守着这个简单的初衷,经由不断磨练和反覆细腻的思考,最终把成果做到极致。我时常用达文西这句话提醒自己,也是做设计时不断追求的目标:希望能够专心做好一件事,一件简单而又不简单的事。

本文为Clement Chang口述,Clement/Yuan合写

本文为关键评论网企划专题「单打独斗的台湾文创」,我们邀请在艺术光谱中不同位置的工作者,谈论关于台湾艺术产业的困境、愿景、品牌、突破和未来:

    十年插画经验的kowei,探讨艺术创作者的权益 辅大应美系冯冠超教授,取经城市为世界设计之都而执行的文创政策 alto创意总监张兆翔分享自米兰归来,在台建立品牌的故事 台南星球实验创作空间负责人陈禹安,说明透过共同创作空间让游牧的创作者们能够相遇 日本陶艺之森驻村艺术家简郁文,讲述远离家园让创作者找回对家的认同

    专题引言请见:〈单打独斗的台湾文创:我们拥有世界级的文创人,为何无法成为世界级的文创国?〉




    上一篇: 下一篇: